:::
為什麼退休金改革一定要從政府退出基金管理作為起始點
作者 hcceiu 於 2018年01月11日 11:00:00 (4293 次閱讀)

為什麼退休金改革一定要從政府退出基金管理作為起始點

~從加拿大退休計劃(CPP)的改革看起

 

       20世紀90年代初,加拿大人民感到惶惶不安,因為他們的退休金--加拿大退休計劃(C

PP)即將在2004年破產。已退休者擔心,政府是否會棄他們而去;年輕人擔心,政府是否

會把給付退休金的重擔,轉嫁到他們身上;政府則擔心,CPP一旦破產,政府應如何負責地兌

現對老年人及在職繳費者的承諾。



       改革的核心--穩定籌資

       為了提供人民退休保障及平衡世代公平,CPP一定要建立一個人民能接受,而且能穩

定百年的提撥率。所以,必須透過可靠的、能夠增加基金資金的生產性投資計劃來創造更多

的財富。問題是,如果管理者不變,還是由政府擔任,人民放心繳交更多的錢到這個資金池

裡嗎?

       幸運的是,在CPP改革之前,加拿大已經有合法、健全且獨立的退休金投資機構--安大

略教師退休基金委員會。該基金原本也由安大略省政府運作,但是,由於政府運作不當,財

務出現嚴重問題,所以,安大略省政府於1990年釋出管理權,成立一個獨立、專業的投資機

構管理教師退休基金。在機構的努力下,在1990~1997年間,該基金的淨資產翻倍,從原本的

200多億加幣增長到500多億加幣(圖1)。

       當然,當時的加拿大國內也有人像我國一樣,對於基金投資擁有穩定的長期收益率提出

諸多質疑。但是,國際退休金學者Keith P. Ambachtsheer指出,儘管CPP無法保障退休基金

的長期投資收益,但是可以「合理地估計出」在良好的多樣化投資組合下,能夠獲得5%~6%

的真實收益率(即扣除通貨膨脹因素後的收益率)。

       更重要的是,如果不改革,提撥率將在2015年就達到9.9%,到2100年甚至會高達14.44%

。而透過成立獨立投資機構的改革,為了創造較大的資金池,也許改革後的提撥率會上升的

比較快,但是,卻能在2003年就穩定保持在9.9%直到2100年(圖2),而且給付至少75年不會

出問題。

       改革之路並不容易。對政府而言,改革的最大危機在於無法讓人民相信,政府會在CPP

成立獨立法人CPPIB之後,不干預基金管理。為了取信於人民,加拿大的一位官員回憶說:「

我們盡可能採用目前所能實現的最獨立的管理模式。……在我們能想到的任何領域,我們都要

使政府和CPPIB保持距離。」

       在加拿大政府的決心改革下,儘管CPPIB是一間國有公司,但其首席執行長將由董事會任

命,聯邦政府對此沒有否決權,它甚至不用遵守聯邦對此類職位的僱傭規定。更重要的是,

CPPIB既擁有這樣的獨立性,其所有債務仍由政府擔保。

       在控制風險部份,1998~2016年這19年裡,CPPIB的投資只有2008年出現虧損,反觀我國

,在2000、2002、2008、2011、2015這五年內,皆出現虧損(圖3)。

       在投資收益率方面,在這19年間,CPP的年化收益率為7.54%,而退撫基金為2.58%(圖4

)。

       連續19年年化收益率7.54%和2.58%的差距有多大呢?若本金為1000億元,連續19年7.54%

和2.58%的差距,就是1432億元和490.2億元的差距(圖5)。

       不管是從單年或整體的表現來看,CPP的確達到國際退休金學者所提到的標準--長期收益

率為實質收益率5%~6%之間。而我國的退撫基金呢?在政府的操盤下,19年只有2.58%,連對

抗通貨膨脹都有問題,更遑論幫軍公教累積大筆的退休基金。

       更嚴重的問題是,目前在我國,退撫基金的投資,不僅沒有像CPP那樣設定長期投資績

,管理團隊也以台銀兩年定存(約1%多)作為績效標準(圖6),更發生虧損八、九成不停

損(圖7)、明知投資希臘風險過高,還投資希臘的問題(圖8)。

       經濟學者Gordon L. Clark在其所著的Pension Fund Capitalism中曾提到,退休基金績效

不彰的原因,可歸類為三種:(1)專業度不足;(2)明知不適合投資還投資下去;(3)

整個管理機構的腐敗。

       身為退撫基金計劃參與者的軍公教,對於退撫基金管理委員會的專業度無法得知,但是

,種種跡象顯示,退撫基金的確出現明知不適合投資還投資下去的狀況。

       至於管理機構是否腐敗,我們看到的是,管理機構不斷合理化其投資績效不彰的行為,

樣的態度是否算是整個機構的腐敗,大家心中都有一把尺。

       從1990年到現在,「加拿大模式」已成為退休基金經營的典範。許多向加拿大取經的國家

,也成功地幫人民累積退休資產。看看CPP再看看我們自己就可以知道,若政府還是一意孤行

,死抓著退撫基金的經營權不放,退撫基金終將死路一條。

       唯有政治黑手退出基金管理,政府承擔之前投資績效不彰的責任,退撫基金的改革才可

能出現曙光

Printer Friendly Page 將這個故事寄給朋友 Create a PDF from the article
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站立場,對於發言內容,由發表者自負責任。
發表者
樹狀展開